教授声音

吕峰:善待工作
发布时间: 2020-03-03       编辑:      来源:人力资源教授荟公众号      浏览次数: 146

*原文载于人力资源教授荟公众号


这些年有关工作家庭关系的研究很多,从结论和建议的角度看,学者们在给出调整工作家庭冲突从而达到工作家庭平衡状态的策略时,更倾向于对工作做出调整甚至牺牲。简单来说,就是当工作和家庭出现冲突时,家庭经常会被人们摆在优先的位置。一个在美国做临终关怀的护士,回忆在她工作的20多年时间里,听到那些弥留之际的人说的最多的最大遗憾是:后悔活着的时候在工作中消耗了太多时间,又后悔陪伴家人的时间又太少了。
工作真的是那么无关紧要吗?我们真的可以没有工作吗?
先说一个故事:小胡,在他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给他上过两门课,印象里他具有一个当代大学生的典型特征。没想到大四那年,他投笔从戎。两年后复员后又回到学校。我们在食堂讨论他的论文,看到坐在对面的小胡,已经没有了松松垮垮悠闲随性,完全就是一个军人!部队改变了他,让他用担当褪去了象牙塔的青涩。不得不说,工作以及工作组织对一个人行为和状态的影响是超乎想象的。
事实上,我们一直没有认真地对待过工作。例如,在日常的语言中,人们将上班比喻成当牛做马,而下班才算得上欢乐时光,所以才会特别期待周末以及讨厌加班,这也是为什么去年“996”会成为一个话题。
尽管人们心理的天平更倾向于生活,但是,每个人还都是要工作的。亚里士多德的传记就三句话:我出生了,我工作了,我死了。这么看,工作一定是一个人一生中的必要状态。既然必须工作,那就还是看看工作带给我们的积极含义吧。
从个体层面看,工作中的岗位职责,让一个人的时间充实起来并培养出可以挪移到生活中的职业习惯;工作中的技能知识,让一个人不断进步并将所谓的能力提升更加具体化;工作中的相互关系,让一个人扩展了人际交往;工作中的物理环境,让一个人实现了领地意识。这么说是不是很熟悉?没错,这就是工作说明书啊。
从心理层面上看,胜任工作的自信心,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问题的成就感,伴随工作变化的成长感,参与工作结识的伙伴而产生的归属感和团队感,透过工作给他人和社会带去价值的参与感等等。应该说,是工作让我们摆脱平庸。
工作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已经越来越不是一种不得不,而是在自由选择的背景下,更有可能成为一个伴侣。人们常说的自我改变,关起门来是很难做到的,但是通过从事一项工作确实很简单的,例如前面的小胡同学。那种所谓工作是为了生活的说法或许已经过时,今天也可以说生活是为了工作。其实,现实已经是这样了,为了通勤时间更短,我们选择租住距离工作场所更近的房子不就是很普遍的例子吗?只是我们的理念还停留在传统。
今天,我们还需要从更宏观的层面思考工作的意义。社会中的各类组织通过提供工作机会,当然这不仅仅是为了解决就业,也不仅仅是通过工作让人们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而是通过工作机会能够展现人们的才能。每个人如果都能够人尽其才,如果都能够得到一份适合的工作,那么,整个社会也将是和谐和幸福的。
去年的一个有关敬业度的调查一度让我很忧虑,《哈佛商业评论》的这个调查显示中国员工的敬业度水平是非常不理想的。这里,不想进行无谓的分辨。或许,现在是一个好的机会:引导员工深入思考工作的意义,并重新设计有意义的工作,从根本上让人们热爱工作。
善待工作,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体,尤其是在防控疫情时期。


 吕峰:南开大学现代管理研究所副教授,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助理,EXED中心主任;研究方向:人力资源管理 人力资源开发 知识管理 领导 战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