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南开大学

我院MBA项目荣获“2022年度卓越影响力MBA项目”,白长虹院长荣获“2022年度商科教育领军人物”

发布时间: 2022-12-05
浏览次数: 10


2022122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主办、中国MBA教育网承办的“管理就是生产力暨2022央广网MBA年度峰会”于云端圆满举办。来自各界领导、优秀商科院校代表、行业领军人物等共襄盛会,集思广益,深度探讨新格局下商学院如何超越传统、更好地培养时代所呼唤的商业领袖,在“变局”中实现“引领”。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白长虹教授应邀出席峰会,荣获“2022年度商科教育领军人物”,同时作为特邀嘉宾发表了题为《实践智慧与商科教育》的主旨演讲,南开大学商学院MBA项目荣获“2022年度卓越影响力MBA项目”,专业学位教育中心主任陈琰老师荣获“2022年度商科教育卓越运营奖”。



主旨演讲《实践智慧与商科教育》

当今时代,充斥着公共卫生与安全、全球治理与地区冲突、能源、气候、人口、供应链与金融争端、数智化、新科技等动荡、变化与挑战,更加需要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来积极应对、把握机会,促进人类可持续发展,实现更高文明与更大进步。企业家精神是一个谈论了几百年的概念,我今天要谈的是新时代它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当谈到今天的环境时,舆论上、课堂上用得最多的是VUCA时代。VUCA环境这个词来自于美国军方,是用Volatile(动荡)、Uncertain(无常)、Complex(复杂)、Ambiguous(模糊)的首字母来描述新的战争环境,简称VUCA。面对无法预测、变化多端、突发事件不断的环境,各类企业都要朝着全新的组织形式去演化。对各类组织而言,商业环境VUCA化,适应的核心就是减小规模和重量,用越来越少的资源去做越来越多的事情。

罗兰贝格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常博逸(Charles-Edouard Bouee)认为,美国当代军事的轻足迹战略中有三个要素,即无人驾驶侦察机、网络战及特别行动队,而这些要素也完全可以“应用”到商业领域中。比如,早期的无人机主要用于侦查,现代的无人机已经可以作为进攻武器,而企业今天追求的自动化、信息化、数字化,是非常好的借鉴和实践。军事上的网络战运用网络渗透,窃取情报甚至远程操控,而且不用担心被敌对力量逮捕。今天全球的商业形态正发生着新的变化,一个突出的特征就是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迭代在一起形成全新的商业形态。再比如别动队,这种规模小、灵活性强的军队通过发动外科手术式的反恐打击,可以使敌人陷入瘫痪状态。而今天的商界,像前段时间任正非号召整个华为迎接寒冬,做的组织变革就是建立了一系列和产业、应用、场景相对应的华为军团组织。所以我们看到,面对VUCA这样一个动荡的、不确定的、模糊的时代,轻足迹战略成为很多企业学习和采用的新的战略方式。

其实面对今天的形势,总书记在二十大报告中有一系列的重要精神、重要方向,其中一句话是“准备经受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的重大考验”。总书记是讲给全党听的,实际上我们的社会、企业家对此也深有同感,也意识到总书记这样的判断是整合了今天面对的这个时代和环境的特征。如果进行历史回顾,今天讨论的企业家精神跟大航海时代的故事是吻合的。15 世纪末,葡萄牙航海家达吉士、达迦马先后驾船绕过好望角,大航海时代正式开启。而后,西班牙人积极寻找另一条通往东方的新航路,于是有了著名航海家哥伦布、麦哲伦探险之旅,为地理大发现揭开序幕。这个过程中体现出了后人总结的“航海精神”的特质,包括强烈的使命感、好奇心驱使的探究欲、勇于冒险、善于学习还有坚忍不拔的毅力。我们今天探讨新时代下的企业家精神,从历史的变迁中有很多的启发。

当然除了VUCA的特征,中国企业家也有时代的确定性,那就是党的二十大提出了中国式现代化命题,明确了中国共产党的使命任务,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式现代化是未来要走的路,这是确定的东西。这里有总体特征的描述、使命的要求,也提出了要以高质量发展来面对这个时代的命题。

所以说中国企业家,不仅面对着VUCA时代,也要有我们的确定性,要在新时代重塑、强化新时代下的企业家精神。新时代实际上给出了很多新的课题,比如基于共同富裕的企业管理与幸福产业;现代产业体系的打造和建设,如现在讨论比较多的元宇宙产业;还有“双碳战略”背景下的管理问题。

新时代呼唤企业家的新气质,新时代要求中国企业家展现出新气质、新才华、新行动。一些学者把企业家精神归结为企业家的直觉和洞察力,似乎与知识无关。我们的研究和观察却表明,企业家精神自有其知识结构特征,是建立在一定知识基础之上的,这在新时代尤为重要。企业家精神的知识气质是指与发挥企业家才能相关的信息,这些信息有着以下一些特征:它是主观的和实践的,而非科学的知识;它是排他性的知识,别人往往难以理解其中的细微差别,也不可做简单的模仿;它是分散在个人头脑中的知识;它主要是隐含知识,不可言说的;它是通过发挥企业家才能,无中生有创造出来的知识;它是能够被传递的知识。所以,企业家的才能可以创造出以前不曾存在的信息,这个信息通过市场传递开来,企业家行为教育有关的经济主体(顾客、供应商、竞争者)调整自己的行为以满足他人的需要。

这个过程是实践中体现出的一份独特逻辑,我们也把它概括为实践逻辑或实践智慧。企业家的决策行为是理性因素和非理性因素的混合体,个人偏好、习惯、信念和意志力都被归为非理性因素,这种划分很容易引起人们的误解,以为坚持企业家精神就是在决策中不讲求理性。其实我们与一些企业家深入交流,发现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能够给出非常合理的解释,他们对市场的判断或许与他人不一样,但这种判断却建立在他们的经验或一些人们很难判定对错的独特假设上。他们对事业前景的预期难以用因果关系给出清晰的表达,他们对一些重大决策的取舍难以用效益分析来评判,但如果成功,其收获可能超出常人的预想。

回想我们的商科教育,中国商学院自身应秉持企业家精神,面向中国的伟大实践持之以恒地进行研究转型和教育改革,培养更多适应时代需要、具有企业家精神的高水平人才。首先要面向实践进行研究转型和教育改革,讲好中国故事,就要研究归纳中国大地上的企业、政府在管理实践中涌现出的实践智慧,我们的学者要“译码”其实践逻辑。这种默会知识存在于情景中、关系中、企业家的特质中,把它和情景、问题相对应的规律性捕捉出来,从而变成新的理论,能够让中国企业家不仅对领导企业有成就,也能为人类贡献新的商业知识。

德鲁克对企业家精神有一个广为认同的定义,称企业家精神不是一种个性特征而是行为,不少个性特征与气质大相径庭的人,在面对挑战时都有优异的表现。成功的企业家不会去追求确定性,而是积极面对不确定性,为自己设定很高的目标,主动寻求机会,努力创造更大的价值。德鲁克指出,企业家精神广泛地存在于各类机构之中,像大学、医院、政府等与企业合作的领域中都有这样的例子。

因此,我们今天讨论商科教育的改革和中国商学院的变革时,一个重要导向就是研究和提萃企业家的管理实践智慧,让其成为新的理论。我们培养的人才应该具备企业家精神、企业家品格,所以南开商学院也确定了探索的新方向。我们要以创新研究来回应全球变局,深挖中国企业家的实践智慧、“译码”实践逻辑、创新知识工具;要服务企业家的知识需求、人才需求,以更新颖、灵活、多样、快捷的方式传输商学知识与理论工具,培养有企业家精神的高水平人才;要以企业家精神办学院,与企业家管理实践共鸣、共振、共创,“服务中国,影响世界”。

南开这几年也在做新的探索,我领导的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先选择了文化产业和旅游业作为样板产业,看看如何提升国民幸福指数。我们未来的目标就是用幸福价值来认识产业、定性产业。我们已经从幸福组织、幸福空间、幸福创业、幸福就业、幸福管理、幸福治理不同的角度来研究和发展幸福产业,实施幸福导向型的发展模式。我想我们也希望以这样的探索和努力来回应中国商学院教育、研究变革的方向,从而让今天的商科教育在时代的指引之下,为培养更多具备企业家精神的高级管理人才而共同努力。